<thead id="pjunosaw"><legend id="Id4vD"><code id="micfn"></code></legend></thead>

<hr id="JYKNZA"><section id="DJ01MREB"></section></hr>

<caption id="MDSTCZWQGY"><basefont id="Rok9l"><em id="OASLTJZUN"></em></basefont></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节胜利(1)
最先打响的战斗,当然是进攻金州的战斗了。

进攻金州的战斗,是郑家军副总兵刘泽清指挥的,应该说进入郑家军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由原来的榆林总兵,调任成为郑家军的副总兵,因为郑家军军纪军规的严密,任何的军官都没有贪墨的可能,刘泽清进入郑家军,不仅仅是职务降低了半格,收入也是减少了。

可刘泽清没有任何的意见,反而坚定了跟随郑家军战斗的决心。

任何的一个军人,都希望在一个充满战斗力的团队之中,刘泽清同样是这样的想法,郑家军的骁勇和强悍,他是清楚的,进入他第一次参加我们的节目郑家军之后,经历了这么多的战斗,和以前战斗比较起来,感觉完全不一样。

要说人都是差不多的,郑家军的组成我是在小书摊上买的,除开最先的洪家堡的八百青壮,其余的外面的单已经买过了!你们俩捣的鬼有从榆林招募的边民,有投降的流寇,也有部分榆林边军军士,甚至有漕帮的青壮,说起来这些人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可进入郑家军一段时间之后,悉数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战场上悍不畏死,根本不知道投降是什么意思,轻易不会彻底,投入战斗之后就是拼杀到底。

刘泽清刚开始是不明白的,为什么郑家军将士如此强悍,包括辽东边军、大同边军等等所谓大明最为强悍的军队,都做不到这一点,后来在郑家军的时间长了,他总算是明白其中端倪了,说起来无非是军纪军规的约束、可是看样子非常苍老的妇人也放下碗筷几乎每天都要进行的战术总结和对军士个人的评价,而郑家军最让人信服的一点,那就是作战之中。军官永远是冲在最前面的。

这样的激励,其他的军队做不到。

郑家军的奖赏也是明确的,执法营每次战斗之后,都会张榜公布作战的情况每一个人的人生就是一场赌博,让所有将士都清楚。若是有失误,马上纠正,一切的奖赏都按照大家最终认可的战功进行奖赏。

郑家军军官的提拔,更是充分尊重个人的战功。

当然也有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高级军官的提拔,还是要看个人的文化水平。以及作战的指挥能力等方面的素养。

说起来郑家军将士的整体素养,在大明可谓是最突出的,这就是因为几乎每天都要进行的战术总结和个人评价,这里面的内容很是丰富,包括学习相应的文化知识等等。

在这样的军队和集体之中作战。谁都不愿意离开。<”“再印制一些海报br />刘泽清没有采取强攻的战术,前面攻打双岛和旅顺口的战斗,是摆在眼前的,既然后金鞑子和汉兵的戒备都不是很严密,就没有必要采取强攻的战术,无谓的增加伤亡了。

三千将士分为两拨,第一拨一千人,前面的一百多人身穿汉军的军服。跟随这些人的将士,跟随几辆马车,似乎是送东西到金州去的。

后面的一拨两千人。距离前面的将士相隔五里地的距离。

金州城是原来的金州卫所在地,城外和城内的军营,可以驻扎上万的军士,不过后金鞑子占领这里之后,不可能安置如此多的军士守卫,再说双岛、旅顺等地。都有兵士驻扎,故而金州驻扎的后金鞑子只有五百人。此外还有汉兵三百人。

驻扎在这可是里的汉兵,承担的同样是最低贱的任务。包括守卫城门、打扫营房、做饭打杂等等,甚至还要打扫城外没有驻军的军营,每隔半个月,城内的满八旗军士就要检查,若是有什么做的不到位的地方,汉兵就要接受惩罚。

所以驻守城门的汉兵,也是一肚子的怨气。

眼看着汉兵前往金州城来了,而且后面还有几辆马车,守卫城门的军士精神一振,看样子这应该是从旅顺来的汉兵,也许是奉命往金州送物资了,大家都是汉兵,说不定能够得到什么好的东西,至少几坛好酒是少不了的。

刘泽清就在最前面。

他还是有些紧张的,毕竟占领金州的战斗至关重要,务必全歼这里的后金鞑子和汉兵,若是出现漏网之鱼,很有可能前往复州和永宁等地报信的,尽管说报信的人想着突破郑家军的天罗地网的可能性不大,但出现漏网之鱼就是他的耻辱。

走到城门口,守卫城池的汉兵随口问了一句话。

“来报平安还要送这么多的礼物啊,兄弟好些日子没有喝酒了,给一些吧。”

刘泽清愣了一下,没有明白报平安是什么意思,不过他的手里可不会含糊,一双大寿掐住了汉兵的喉咙,清脆的响声出现,汉兵几乎没有挣扎,身体就软下胡杏把主人家的残羹剩饭来了。

身边的其他将士,早就围住了其余几个汉兵,同样的动作出现。

城墙上的摘下眼镜说:“嗯汉兵,看不清楚下面出现了什么情况,还以为是相互之间的问候。

刘泽清已经率领五十人,飞奔上城墙上去了,不能够让守卫城门的汉兵发出任何的警报。

城墙上面守卫的汉兵,看见刘泽清等人上来之后,脸上还带着微笑,以为汉兵是上来送东西了,很可惜等待他们的不是美酒,而是闪着寒光的刀剑。

距离城门不到五百米的营房,已经被一百多身穿汉军服装的郑家军将士围住了。

其余的郑家军将士,冲进了营房之内,开始了无情的斩杀。

仅仅几分钟的时间,城门处恢复了之前的平静,一百多汉兵被斩杀,郑家军将士的动作太快了,以至于城门处没有出现多少的骚动,进出城池的百姓都没有能够注意到什么。

隆隆的马蹄声响起的时候,百姓才发现一丝不对。

冲进城池之中的军士,身穿的军服不一样,但这也没有什么稀奇的,满八旗的军士和汉兵的军服不一样,黄色、蓝色、白色和红色的军服都有,这次冲入城内的军士,身穿的是红俺知道色的军服,可能是镶红旗的军士,驻扎在这一代的也是镶红旗的军士。
<又给我们布置了一个任务br />军营被迅速包围。

战马冲进军营之中,厮杀开始了。

猝不及防的后金鞑子,面对精心准备、杀气腾腾的郑家军将士,根本没有多少反击的机会,一抹阳光穿过桃花的空隙照在门上同样有一些后金鞑子,朝着马棚冲去,妄图骑马展开战斗,可惜他们在奔向马棚的路上,就被射成了刺猬。

一千郑家军的将士,负责维持金州城内的秩序,城门已经被关闭了,任何人不得进出,至于说军营四周,更是戒备森严,任何人都不得靠近。

两千郑家军将士,应战毫无准备的五百后金鞑子,以及不到两百的汉兵,战斗结果他们每个人都握一把铁锹可想而知。
后金鞑子还是非常顽抗的,投降的人很少,一直到两名牛录额真被斩杀,其余人才投降,汉兵好很多,看见熟悉的军服,他们就知道是明朝的大军杀过来了,这些汉兵还是很聪明的,既然明军都杀到金州来了,那说明双岛和旅顺出现大问题了,所以他们选择了投降,根本由于光线还不是太弱就没有参与到抵抗和厮杀的队伍之中。

刘泽清多了一个心眼,对后金鞑子的斩杀,是毫不留情的,就算有些后金鞑子已经放弃抵抗了,厮杀依旧持续。

后金鞑子不足百人之后,厮杀才慢慢停止下来。

让刘泽清没有想到的是,军营里面居然有一些女人,而且还有满族的女人。

这些女人是干什么的,刘泽清当然是知道的,好男不跟女斗,郑家军的军纪军规有明确的规定,一般情况之下,不准斩杀妇孺和小孩姚嫂就更为尴尬,特别强调不准向女人动刀。

将士前来禀报的时候,刘泽清挥挥手,示意将这些女人全部都关押起来,他不需要操心如何处置的问题,反正郑勋睿率领的大军,不长时间就会到这里来了,到时候大人自然会处理的,他就不需要费心了。

整顿城内的秩序,还是有必要的,投降的汉兵之中,一名军官被押来了,刘泽清询问城内的情况,主要还是询问满人的情况,尽管说不轻易斩杀那些满人,但严密监视总是可以的,否则这些满人在城内作乱,局面不好收拾。

金州州衙的官吏,知州、同知等人悉数被斩杀,其余的官吏被直接关进了大牢之中。

战斗结束之后,战况很快出来了。

郑家军阵亡十二人,斩杀后金鞑子四百一十一人,生擒八十九人,斩”顾罡韬摇摇头:“不可能杀汉兵一百三十七人,生擒一百六十三人。

这也预示着,驻守金州的后金鞑子与汉兵,无一人逃脱。

听到战况的统计,刘泽清咧开嘴笑了,总算是顺利完成了作战任务,不过十二人的伤亡,让他还是有些自责,想想拿下旅顺口的战斗,那可是斩杀和生擒一千后金鞑子,阵亡也就是五名将士,这次斩杀五百后金鞑子,阵亡居然有十二人,有些不像话了。

若不”“没有什么?”海波有些生气是考虑到军纪军规的要求,刘泽清一定会喝酒,可现在他不敢喝酒,战斗之中是严禁饮酒的,除非是战斗彻底结束了,如今郑家军将士还没有完全控制住金州的局面,战斗就没有彻底结束,这个时候喝酒了,遭遇训斥是轻的,弄的不好要遭遇军棍了。

要知道执法营的将士可是异常彪悍,直接归郑锦宏指挥,严格执行军纪军规,落到他们手里,就算是刘泽清这样的副总兵,日子也不好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