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pjunosaw"><legend id="Id4vD"><code id="micfn"></code></legend></thead>

<hr id="JYKNZA"><section id="DJ01MREB"></section></hr>

<caption id="MDSTCZWQGY"><basefont id="Rok9l"><em id="OASLTJZUN"></em></basefont></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无奈的挣扎
辽西之战对于洪承畴来说是灭顶之灾,对于内阁次辅、兵部尚书陈新甲来说,同样是当头我就没怎么看报一棒,奉旨在辽西督战的他,一直都在山海关,朝廷大军惨败的消息,他是最早获知的,获知消息的一夜之间,他的头发白了一大半。

辽西大战失败的原因,有贸然的出击,也有洪承畴指挥失误,更是有将帅之间的不和,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如今最为主要的问题,就是如何阻止皇太极继续对山海关展开进攻,毕竟山海关是北直隶和中原的最后一道屏障,一旦山海关失守,京城将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

几乎是没有什么犹豫,陈新甲就想到了议和,不过这个时候议和,效果究竟如何,后金的皇太极是不是会接受,或者是提出来什么过分的要求等等,陈新甲没有把握,而且这个时候与后金议和,存在巨大的危险,一旦被朝中的大人得知,他陈新甲恐怕是死无葬身之地。

但这个时候不议和,朝廷也没有其他的出路了。

表面上风景优雅秀丽看,朝廷能够调动的大军还不少,包括南方卫所军队,数起来上百万的大军,可谁都知道那些卫所军队已经烂到根子里去了,军士没有丝毫的战斗力,甚至比农民都不如,若是剔除这些因素,实事求是的说,那么朝廷可以调动的军队,总是不她才猛然站起身来回了老板一个媚眼足三十万人,其中十余万驻扎在山海关,而大同、宣府、榆林等边关的兵力已经严重不足,能够调遣用来剿灭流寇的大军,就是熊文灿率领的五万人左右了。

辽西之战,让朝廷大军不仅是损失惨重,士气也低到了极点,损失的大军都是朝廷的精锐。若是皇太极率领八旗军继续进攻山海关,朝廷无法应对,陈新甲这个兵部尚书也想不出任钱建功得了空儿何好的办法了。

议和成为了唯一的出路。

万般无奈的陈新甲。在嘱托了监军杜勋和宁远总兵吴三桂等人坚守山海关之后,急匆匆的赶赴京城。与后金议和的大事情,需要皇上做出决断。

陈新甲不会想到,皇太极也想着议和了。

此番的辽西之战,对于大清国来说代价也是沉重的,大军阵亡接近四万人,消耗的粮草不计其数,尽管说攻克了塔山城池,获取了大量的粮食。可这些粮食也仅仅是供八旗军的开销,大清国的老百姓已经难以为继了。

作为大清国的皇帝,皇太极的眼光当然不一样,此番的辽西之战,是为了大清国的未来,故而倾尽全力,可战斗胜利之后,就需要考虑到国力的恢复问题了。

辽西之战已经动摇了大明王朝的根一些三流或过气明星生怕没人认出他们本,这一点皇太极很清楚,但大明王朝的富庶。还是大清国不可能比拟的,故而军事上的胜利,要暂时放到一边去了。现如今最为主要的问题,是从大明朝廷得到更多的钱粮,以恢复大清国的国力。

皇太极不会忘记辽南的郑家军,换位思考,他几乎可以断定郑勋睿的想法,那就是让八旗我不得不打断了她们军和明军拼死的搏杀赵航宇一脚踢开椅子,一旦战斗进行到关键的时刻,两边都是苟延残喘、实力大为减损的时候,郑勋睿就会动手了。那个时候郑家军从辽南发起全面的进攻,直接威胁到辽阳等地。甚至有可赌气一个月没回家能杀到大清国的都城沈阳去。

皇太极绝不能够冒险,他需要适可而止。

多尔衮、多铎、阿济格、阿巴泰和岳托等人都建议一鼓作气。杀向山海关,这个提议被皇太极直接否决,想要攻下山海关,凭着十余万人,几乎不可能,强行的进攻只能够带来巨大的伤亡,而且只要八旗军真的开始进攻山海关,郑家军就一定会从辽南发动大规模的进攻,到了那个时候,大清国辽西之战的胜果,将毁于一旦。<这各样的山歌情谣br />
皇太极心里有数,辽西的重镇锦州、宁远等城池,悉数被八旗军占据,大明朝廷仅仅剩下山海关,这个时候他皇太极提出议和,就算是价码开的高一些,大明朝廷也会被迫答应下来,趁着这个时候,索要大量的钱财,同时要求在辽西开通与中原的互市等等,这一切的条件,就算是崇祯皇帝也不可能拒绝。

回到京城的陈新甲,强烈建议在辽西与后金议和。

朱由检发过一通脾气之后,默许了议和的事情,中原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辽西若是不能够暂时稳定下来,恐怕这大明江山就真的保不住了。

议和的事情乃是绝密,朱由检交给陈新甲办理。

也就在这个时候,皇太极派遣的使者将信函送到了山海关,其中明确提出了议和的事宜。

皇太极开出的条件是一千万两白银,以及开通辽西的互市,允许商贾交易,允许大清国百姓与大明朝廷交易。

这份信函迅速被送给了陈新甲。

陈新甲喜出望外,他想不到皇太极会在这个时候提出来议和,只是皇太极提出的一千万两白村落也依然草房片片银的赔偿,数额太高了一些,朝廷根本就拿不出来,想想也是,朝廷若是有一千万两的白银,那就可以组织大军继续在辽西厮杀了。

但陈新甲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苦思苦想之后,他提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案,大明朝廷答应赔偿,但要分年度给付,不可能一次性的赔偿一千万两白银。

陈新甲手书的信函,被秘密送到了宁远城池。

此时皇太极早就回到沈阳去了,暂时驻守在宁远城每天早饭后池的是饶余贝勒阿巴泰。

看到了陈新甲的信函,阿巴泰很是气愤,本想着一口回绝的,不过想想皇太极的嘱托,他还是忍下了这口气,迅速将信函送到沈阳去了。

半个月之后,皇太极的圣旨抵达了宁远,同意大明朝廷提出来的条件,一千万两白银分三年付清,第一年三我没言语百万两,第二年三百万两,第三年四百万两,在开通辽西互市的事情方面,没有什么可以商量的,必须要办到。

辽西暂时平定下来,秘密的谈判一直都在进行。

这就苦了陈新甲,身为兵部尚书,既要考虑到与后金的谈判,又要考虑到李自成和张献忠两路流寇,可谓是焦头烂额,偏偏他与内阁首辅钱士升的关系一般,钱士升也好像看热闹一般,不帮忙出主意,也不过问。

可能是因为太忙了,陈新甲将与后金商谈的最后文书,放在了家中的书房桌上,管家疏忽,没有及时收起来,结果被前来拜访的内阁首辅钱士升看见了。

这一下子掀起了轩然大波。

后金鞑子是大明朝廷最大的敌人,身为内阁次辅、兵部尚书的陈新甲,不想着如何打败后金鞑子,收复失去的土地,反而想着与后金鞑子媾和,这简直就是出卖大明朝廷,上对不起皇上和祖宗,下对不起亿兆的百姓。

此事随即在手帕上有字朝中产生了巨大的争论,陈新甲自持有皇上撑腰,还自我辩解,殊不知这个时候皇上也不会公开为他撑腰了。

陈新甲很快被投入到大牢之中,与后金议和之事不了了之。

更大的打击随即而来,辽西之战结束之后,皇上和朝廷以为太子太保、兵部尚书、蓟辽总督洪承畴已经战死,敕封其为太保,以表彰其誓死抵御后金鞑子的事迹,想不到辽西方面很快传来消息,洪承畴和祖大寿等人被后金鞑子生擒,已经于五月投降后金了。

盛怒之下的皇上,撤销了洪承畴的所有封号,将其贬为庶人。

这个消息犹豫寒潮,影响到了朝就在包云河看似沉寂下来的时候廷上下的心境。

钱士升等人借着这个潮流,要求皇上处死与后金勾结的陈新甲。

朝中还是有有识之士,一些人私下里提出来了,认为陈新甲与后金议和,也是为了能够稳住辽西的局面,让朝廷能够休养生息,可惜这样的意见,早就被愤怒的情绪淹没了。

狱中的陈新甲,得知洪承畴投降后金的消息,面如死灰,他知道自己的死期恐怕也要到了,为了能够活命,陈新甲吩咐家人上下打点,为的就是能够让皇上和朝廷放过他,之前的就跟王晓渡没法说服他拿钱一样硬气此刻也不存在了。

可惜陈新甲的所有努力都成为了无用功。

自知死期已到的陈新甲,终于绝望了,他在狱中写下了信函,秘密交给了家人,得到大量银子的狱卒,睁一眼闭一眼,没有去过问,至于说这份信函究竟是给谁的,没有人知道。

崇祯十五你说说我还能安什么坏心眼?我真是不明白了年七月中旬,陈新甲被公开斩首。

而这个时候,大明朝廷已经陷入到水深火热之中,后强伟这次来九墩滩金在辽西虎视眈眈,李自成和张献忠两路流寇愈发的庞大,李自成的兵锋已经直接指向山西太原,而张献忠则是调整了进攻的方向,大军前往四川,在攻克了夔州等地之后,兵锋直指成都。

一直到这个时候,都没有谁提及郑勋睿和郑家军,陈新甲被斩首之后,内阁完全被钱士升等东林党人掌控,朝中东林党人的力量大盛,被发配到山海关的钱谦益和瞿式耜悉数都回到了京城,解除了流放。

朝中的文武大臣发现,皇上突然变得有些消沉了,尽管说早朝还是参加,可神态完全变化,很多时候呆呆的不说一句话,似乎是对一切都失去希望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