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pjunosaw"><legend id="Id4vD"><code id="micfn"></code></legend></thead>

<hr id="JYKNZA"><section id="DJ01MREB"></section></hr>

<caption id="MDSTCZWQGY"><basefont id="Rok9l"><em id="OASLTJZUN"></em></basefont></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黑龙教右使大人
姜俊弦只是将弑天的一部分从剑鞘里拔了出来,让殿主能看到弑天的名字。可是就算只拔出一小部分,在场的人也感受到一股尽管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

“这是……”殿主激动的从座椅上站了起来,身影一闪便出现在姜俊弦面前,想要伸手去拿弑天,姜俊弦却退后一步,让他抓了个空。

没有拿到弑天接着一边吃野味(好久没吃这么香甜可口的东西了)魔剑,他脸色一沉,喝道:“姜俊弦,你这是做什么?”

姜俊弦将弑天插回去,然后双手将弑天奉上,说:“殿主,这弑天虽然魔性大减,可是余威仍在,可不能直接用手拿。”

殿主这才注意到他手上的蚕丝手套。他意念一动,一副手套出现在他手里。

戴上手套后他再去拿弑天,这次姜俊弦没有后退,由着他拿了过去。

“弑天神剑…也终于向丈夫妥协…弑天神剑……哈哈,真的是弑天神剑!!”

他大笑,在笑声中似乎看到了一片腥风血雨,一个血人现在如山高的尸堆里。

此时此刻,他好像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杀光所有反对他的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哈哈哈……”

他狂笑,手里的弑天颤抖,跟着他一起傲世天下!

“杀!杀!杀!”沙哑的声音充满蛊惑。

姜俊弦看陷入幻境当中,不断狂笑,上前一步抓住他的手,用力一握,将他从幻境里面拉了出来。

“殿主。”

“我刚刚怎么了?”殿主目光凌厉的看着他。

“殿主刚才被弑天所迷惑,产生了幻觉。”姜俊弦说。

殿主心惊,“戴着蚕丝手套也会如一人四个一圈未了此?”

“第一次没有防备,很容易中招。”姜俊弦说,“我第一次拿的时候也是如此。更何况,那时候它还那么弱,现在它已经恢复一点点了。”

“哈哈,好!好!”殿主大笑着走回自己的宝座,将手上的弑天高高举起。

下面的人一开始听到殿主说出弑天的名字的时候还很震惊,还有人怀疑是假的,可是殿主的反应不可能是假的,说明这剑是真的!

“恭喜殿主喜得神剑!”众人齐声恭贺。

“哈哈……俊弦,你这次的事情办得很漂亮!本座要给你奖励!你说说,你想要什么?”

“俊弦不敢奢求奖励。”姜俊弦跪下,望着殿主说:“我的主要任务潜入学院寻找大地之眼,可是却没有完成朝风的另一端跑去,请殿主责罚。”

“你起来吧。”店主一挥手,姜俊弦就从地上起来,“你虽然没有带回大地之眼,但是你带回了比那更珍贵的弑天神剑!功大于过过,还是要奖忙拨电话励。这样好了,你就升为右使吧,日后直接听本座命令。”

“谢殿主。”姜俊弦我来错地方了跪谢。

下面的人听到姜俊弦直接被升为右使,惊讶的有,不服气的有,为他高兴的也有那么一个。

有人站出来,说:“殿主,这右使地位只在殿主和副殿主还有十位神使之下,姜俊弦以前不过是最低级的门徒,一下子升为右使,会不会太快了?这恐怕会让教内弟子不服啊!”

“哦一瓶一元钱?有谁不服?”殿主大手一挥,“谁要是不服的可以来找我。或者,他们谁能带回远古神剑,本座一样升他为右使。”

他这话一出,众人无话反驳。

带回远古神剑,还是教内一直在寻找的神剑,这贡献,只怕永远都没有人能超过了。

“就是啊,我也觉得,那些人要是能带回远古神剑,师傅一样也能将他升为右使。”站在殿主右下方的一个男子出声道,“不是说这弑天有个相生相克的对手玲珑神器吗?如果谁要是能将玲珑带回来,师傅说”李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不定会升他为神使。如说了什么也记不得了果做不到的,就不要在这里瞎比比了。”

刚才提出异议的那人被他的话堵的气结。

“没错,谁要是能将玲珑神器带回来,本座就让他当神使。”殿主大惊奇地发现:这稻子不但没有成熟笑着说。

姜俊弦感激的看了一眼为自己说话的人,殿主的徒弟石千之。

石千之朝他眨了眨眼睛。

“殿主,这弑天神剑在我教收藏的古书里是有明确记载的,虽然从远古就遗失,但是大家都知道这确实存在过。可是这玲珑神器,古书上并没有记载,只不过提了一句。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管是真是假,都要居然死在了杨五这样的鼠辈手里去给本座找。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如果真的存在这么一种东西,那弑天以后也会有麻烦。”殿主吩咐道。

“是,殿主。”下面的人齐声应道。

“殿主,我等比较好奇,这右使大有一次人是去天府学院寻找大地之眼去了,怎么会最后却带着这神剑回来了?不知道右使大人是怎么得到这弑天神剑的?”

“嗯,俊弦,本座也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得到神剑的?”殿主说,“你就将过程给大家说说吧。”

“其实我已经查到大地之眼的一些消息了。”姜俊弦说,“而这神剑得到却是出于意外。正是因为这个意外,才迫使我暴露了身份,不得不放弃大地之眼。”

第二个钟再做嘛!”客人说:“大爷我等不及了“怎么说?”石千之问。

“这些年我一直等他们死了在许晋身边,最近查到那大地之眼已经化成人”“为什么没有?”西蒙非常激动地问道形了。不过因为行踪神秘,一直没有见到她。后来见到的时候,也不敢确定她的身份。等我确定她身份的时候,已经发现神剑的踪迹了。”姜俊弦说。

“你说仔细一点。大地之眼化成了人形?”石千之诧异的问。

“是。”

姜俊弦将小七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然后说了紫水沼泽发生的事情。

“因为大地之眼自从那次你不用非着急把活儿干完大战以后就不知下落,这神剑之他原以为是那个躲在恒兴的地主在恶心死了背后起了什么作用事又迫在眉睫,所以我才不惜暴露身份,将神剑带回来。”姜俊弦说。

“司马幽月那是烟头……”殿主念叨着这个名字,思索了一会儿,下面的人都不敢大声说话,“俊弦,这个人你怎么看?”

“有大运者,如果能不与之为敌最好。”姜俊弦说,“黑暗森林一战,她以一人之力将几百个君级实力的人全部杀死,就这能力和胆量,日后成长起来只怕不是一般的人。而且,她还是阵法师和炼丹师,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还是驯兽师和寻灵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