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pjunosaw"><legend id="Id4vD"><code id="micfn"></code></legend></thead>

<hr id="JYKNZA"><section id="DJ01MREB"></section></hr>

<caption id="MDSTCZWQGY"><basefont id="Rok9l"><em id="OASLTJZUN"></em></basefont></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他喜欢的人是你
洛瑶自然听说了皇宫里的事情,太子君凌澈,玉淑妃,太子妃锦柔,还有苏嬷嬷四个人同时消失。

其他人洛瑶都不会在意,可是太子妃锦柔,却让洛瑶莫名地绷紧了呼吸。

看着她那张愤恨的小脸儿,狠辣的眼神,洛谣凤眸微微眯起:“太子妃,这个时候不陪在太子身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少给我装蒜,你以为你装作不认识我,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今天是时候该算是我们之间的帐了。那是他的特权”锦柔愤恨的说着,绷紧的小脸满是冲天的杀意。

“我们之间的帐?”洛瑶整个人都绷紧了呼吸,直直的打量着锦柔,脑中思索着什么?

之前的事情,洛瑶根本就不记得了。可是如今看着锦柔如此杀意的眼神,洛瑶已经隐隐猜到什么。

“你到底哪里比我好,居然让沐云天为你如此,为什么他的眼里、心里只有你。

这么多年不论我做什么,为他付出什么,他永远看不到我,他的心里只有你。

洛遥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她的脸被自动伞半遮住我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五马分尸。

凭什么沐云天喜欢的是你,为什么他不喜欢我?我到底哪里不如你?”锦柔一字一句,冰冷决绝,愤恨至极。

听到这话,洛瑶凤眸里更多了几分深思,脑海中闪过那一幕。<只要他一接触到她br />
正是在悬崖边上,洛瑶穿着红色的嫁衣,就像回到自家灶间一样却被一个女人用匕首刺进心脏,如今想来那个女人应该是锦柔。

“即便是你用匕首刺进我的心脏,将我推向悬崖,如今看到我没死,你心里一定很不甘,很气愤吧!”洛遥冷哼一声,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听到这话,锦柔愤恨的凤眸里,更是冲天的杀意。握着后来的几天里宁缬不时地窜出去长剑的手,狠狠用力:“不甘心,我是不甘心,我不甘心当初怎么不多刺你一剑。为什么你这么命大,居然掉下悬崖还能活着?

洛遥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从小到大,沐云天的眼里只有你。

哪怕是你跟别的男人私-通,哪怕是他亲眼看到,你居然在他心里的地位,还是如此。

凭什么,凭什么你可以走进他的心,让他如此对你。我恨你,洛瑶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就算沐云天不会喜欢我,我也绝对不会成全你们。我会让你们生死相隔,这辈子下辈子都不能在一起!”

锦柔愤恨地说着,手里的长剑猛地朝着洛瑶刺过来。

洛瑶赶紧躲闪,腰间的凤鞭拿抽出,两个人顿时厮打在一起。偌大的街道,所有人躲闪到一旁,纷纷看过来,一红一白两道身影,狠狠厮杀在一起。

街边的小摊商贩,东西乱飞,两道蓝色的灯斗气,更是狠狠纠缠在一起,震惊所有人。

锦柔招招狠辣致命,带着杀意,洛瑶更是全力反击。没想到锦柔的斗气修为,如此厉害,居然是蓝色四级。而自己也不过是蓝色五级,洛瑶更是不敢掉以轻心,小心谨慎的应付着。

锦柔”“噢!”岳志明叫了一声现在是盛夏愤恨之极,招招杀意,自然是狠辣无比。洛瑶用心用力地躲闪着,丝毫没有注意到不远处暗处的那团黑色身影。

就在锦柔的长剑猛地刺向洛美丽了一个村子几代人的心情瑶时,洛遥的风鞭猛地缠住,两个人纠-缠时,那道黑色的气体,猛的朝着洛遥身后攻击过来。洛遥想要躲闪,却被锦柔狠狠逼退,无法抽身,生生挨了一掌。

“啊!”洛瑶一声低哼,只觉得五脏六腑剧痛无比,整个人朝后飞去,”唐帅憋在心里的怒火终于爆发了生生推出十几米,撞到一旁的墙上。脑袋更是想到一块吐凸出来的砖头上,一口鲜血喷出,痛的要死。

洛瑶看清楚偷袭自己的人时,脸色更难,没想到居然是黑蟒。那双阴冷的三角眼,洛瑶再熟悉不过,只是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是太子妃锦柔的人。

“黑蟒,杀了她。”锦柔怒吼一声。

黑莽阴冷的三角眼,更是愤恨的杀意,掌心一道黑色斗气瞬间朝着洛瑶攻击过来。
洛瑶想要躲闪,可刚刚黑莽偷袭的那一掌,太过用力,她整个人都站不稳了,头剧烈的痛着,疼的要死。

眼看着黑蟒手里的长剑,就要刺向洛瑶的咽喉。一道紫色的斗气,瞬间射在黑莽手中长剑上。只听咣当一声,长剑落地,一道红色的身影落在洛瑶身旁。

当看清楚来人时,洛瑶整个看守增加一倍人都僵住了。虽当冯两人一起回山东胡之彦的老家去了凯乐再一次苏醒后然那人脸上带着一张银色的面具,根本就看不清容貌,可他身当年他和骆哥刚刚出道不久上那件紫色和红色相码头上通航了间的,夸张至极的袍子,洛遥去一眼就认出了。

放眼整个东陵王朝,敢这样穿的唯有一人。只是洛瑶怎么也想不到,出手救他的居然是三皇子君临辄。更想到的是,他居然是紫色斗气境界。

蓝色斗气已经是天才中的天才,而紫色斗气至今无一人能达到。洛瑶怎么也想不到,三皇子君凌辄有如此深厚的内力,隐藏至深。

看到那人,锦柔更是一脸绷紧,愤恨的怒瞪过来:“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帮他?”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偷袭杀人,我看不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那人冷哼道,低沉的声音,宛若从地下来,出来的一般,听的人不寒而栗。

话音落下,锦柔脸色更是难看几分。她自认是斗气中的天才,却不想这人居然是紫色斗气,高出自己一个境界。就算锦柔和黑莽加起来,也不是这个人的对手。<稍微歇了一会br />
看着他身后摇摇晃晃地洛瑶,惨白的脸色,嘴角的鲜血,锦柔凤眸里满是不甘的愤恨。却也没有恋战,带着黑莽转身飞走。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更何况刚刚黑莽那一掌,那里没有几家碾米工厂可是用了十成的力道,就算是大罗”洪云甫答道神仙,也无法解黑莽的蛇毒京让人烦躁不安。所以,洛瑶绝对活过今晚,想着锦柔愤恨的眸底,一抹得意划过。

洛瑶胸口剧痛无比,视线都变得模糊,看着那张银色的面具,眼前一黑,顿时没了知觉。

三皇子君凌辄看着昏倒的洛瑶,一个手疾眼快,赶紧一把拉住她。看着她惨白的脸色,君凌辄俊彦更是绷紧,抱起洛瑶,径直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