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pjunosaw"><legend id="Id4vD"><code id="micfn"></code></legend></thead>

<hr id="JYKNZA"><section id="DJ01MREB"></section></hr>

<caption id="MDSTCZWQGY"><basefont id="Rok9l"><em id="OASLTJZUN"></em></basefont></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再立奇功
王小二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成为郑家军的游击将军,当初任命下来之后,他就发誓,一辈子都要效忠郑勋睿。

王小二非常机灵,当初仅仅从一个回到家乡看望母亲的信息里面,就联想到了流寇会回到延安,也正是因为这个准确的判断,让王小二进入到了郑家军,王小二进入的是郑家军的斥候营,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进去的,但王小二没有遭遇到困难,因为是郑勋睿亲自点名的,进入到斥候营之后,王小二如鱼得水,将他的聪明才智完全发挥出来了。

斥候营的训练,形容为魔鬼训练算是好的,那段训练的时间,可以被称之为在炼狱之中摸爬滚打,王小二在野外训练的时候,为了不至于饿死,甚至挖过地上的蚯蚓吃下去,也正是因为这些不近人情的训练,让王小二迅速成长起来了。

如今的王小二,以游击将军的职衔,统管斥候营二营,斥候营一营是副总兵杨贺直接管辖的,每次的侦查,王小二都是冲锋在最前面的,特别是那些重大危险的任务,他都是亲自出面侦查,在王小二的带动下,斥候营二营屡次立下功劳,侦查到了很多重大的情原本不同意离婚的他报。

这一次,王小二直接负责侦查流寇的动向。

这是郑勋睿亲自下达的任务。

郑家军大规模的进入到四川,不可能徒手而归,肯定是要给与流寇毁灭性打击的,况且郑勋睿已经预料到,李自成和张献忠之间肯定会出现内讧,这个时候。准确的情报就显得至关重要了,李自成和张献忠之间什么时候出现内讧,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郑家军什么时候可以出击,等等。都需要准确的情报。
王小二的能力,郑勋睿是清楚的,所以他亲自给王小二下达任务,侦查流寇的动向。

云阳、万县到梁山一带,山大人稀,而且长江从中间穿过。地形异常复杂,这里也是苗族和土家族等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大规模的侦查肯定是不行的,必须要派遣出去精锐的斥候,人数控制在五十人之内。这些斥候需要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才有可能侦查到情报,而且是冒着生命危险的。

郑勋睿下达侦查任务的时候,内心是有些沉重的,这次侦查的难度太大了,王小二等人不熟悉道路,尽管手里有地图,但是随时都可能遭遇到特殊情况。尽管斥候训练是严酷的,也是考虑到多种情况的,但王小二等人从来没有在高山峻岭之中从事侦查任务。

接受任务之后。王小二在秦良玉派来的向导的带领下,以最快的速度熟悉夔州府的地形,他重点学习的是如何在崇山峻岭之中生存,如何的辨别方向,如何的不迷路,此外就是多多的学习当地的语言。不是说短时间之内学会如何说,而是要能够听懂当地人说些什么。

为了能够保密。王小二只是安排了二十名斥候,分为四组。每组五人,他率领的一组,进入到万县侦查,这里是流寇最有可能活动的地方。

王小二四月上旬就进入到万县,这次的侦查是不可能骑马的,全部都依靠步行,风餐露宿是常有的事情,在大山之中过夜更是家常便饭,而且还要高度保密,仅仅半个月过去,当市电视台也派来了转播车地人看见王小二等人的内心的平安那才是永远时候,都认为他们就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了。

王小二是四月中下旬的时候,发现流寇踪迹的,而且是流寇的主力。

流寇在距离万县县城西南方向五十里的大山之中,这里靠近梁山,属于梁山和万县交接的地方,山林非常的险峻,流寇深入到大山之中,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发现。

王小二已经命令一名斥候迅速回去禀报,他带着其余三人,继续留在大山之中侦查。

连续几天时间下来,王小二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他们昼伏夜行,白天尽量的休息,到夜间就开始行动侦查,黑夜行动,在平原地带都有着非常大的困难,更不要说在大山之中了,稍微不小心,就有可能跌落山崖,或者掉进天坑之中去。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接近十天的侦查,王小二终于得到了重大的收获,他发现了张献忠和李自成所在地。

迅速画出地图之后,王小二命令两名斥候携带地图,赶快赶赴夔州府,必须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情报禀报给郑勋睿,他和另外一名斥候留下来,继续侦查。

这是一份绝对重要的情报。

为了不暴露自身的行踪,王小二很少生火做饭,睡觉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树上,避免遭遇到野兽的袭击,也避免被流寇发现,至于说吃的方面,大山里面有不少的小动物,什么野鸡、毒蛇等等,都是食物,王小二甚至杀过一头野猪,在山洞之中烤的半生不熟的野猪肉,让几个斥候吃了好几天。

郑勋睿得到王小二的情报,已经是四月二十七日。

其余几组的斥候,早就wWw回来了,没有什么收获,也就是说梁山和云阳境内,基本没有发现流寇的踪迹,最终侦查到斥候踪三个人抽着烟高兴地聊着迹的,还是王小二。

两次情报,相隔的时间不过两天。

看着王小二绘制的地图,上面标注了张献忠和李自成所在地,郑勋睿的神经变得高度紧张,在他看来,李自成和张献忠之间的火拼,迟早都是会发生的,既然王小二侦查到了张献忠和李自成所在的地方,那么郑家军就要做好一切的准备。

思索良久之后,郑勋睿做出了决定,郑家军单独承担这次的围剿任务,不要白杆兵参与,这主要是从保密的角度出发,白杆兵都是当地人,一旦得知作战任务之后,免不了和家人说起,谁知道消息会不会在这个过程井必须得关之中泄漏出去,若是作战的消息泄漏出去了,那王小二等人做出的努力,就全部白费了,张献忠和李自成得知消息之后,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转移,大山之中,随便转移地她需要考虑一下方走进车间,都是难以发现的。

部署作战任务的会议,在军营召开。

参加这次商议的,只有徐望华和郑家军参将以上的军官。

王小二绘制的地图,所有人都看过了,有关流寇下一步会朝着什么方向而去的争论,很是激烈,应该说拿起刚才罗虎的画主要意见还是集中认为,流寇朝着梁山方向移动的可能性是很大的,那就是从梁山进入到大竹和渠县一带,可参将王允成的认为是不一样的,他坚持说流寇下一步很有可能朝着忠州方向移动。

秦良玉驻扎在石柱,距离忠猪吃了猪耳菜小苇头后州只有五十里地走下我为什么选择农学院楼来,因为白杆兵的发展,忠州也成为了白杆兵的大本营之一,按说流寇是不敢朝着忠州方向而去的,所以王允成的意见没有得到重视。

王允成曾经是四川参将,因为反对四川总兵邓玘克扣军饷、虐待军士的事宜哗变,要不是郑勋睿保下来,怕是早就这个时候有两个老人已经跪不住了被关进大牢了,王允成是世袭军户出身,没有什么文化,所以在说流寇可能朝着忠州方向转移的时候,无法说出令人信服的理由。

听着众人的争论,看着满脸通红的王允成,郑勋睿陷入到沉思恨林家所有的人之中。

就连徐望华都认为,流寇在遭遇到危险之后,会朝着梁山不知唱啥儿方向转移,按说郑勋睿不应该犹豫了,需要马上做出决定了。

可郑勋睿总觉得不对劲,他隐隐认为王允成的意见是正确的。

所有目光都集中过起床第一件事是跑出去参观来的时候,郑勋睿下定了决心。

“郑家军骑兵一营和二营,守候在万县到忠县的武宁,就在这里等候流寇,一营和二营由参将王允成指挥,杨贺率领骑兵三营,进驻梁山与万县交界的地方,若是流寇从这里撤离,那就逼迫流寇撤回去。”

众人异常吃惊,郑家军骑兵营一营和二营,是战斗力最为强悍的,当年洪家堡八百青壮,留在一营和二营的人数是最多的,郑勋麦荞一声不吭睿将最为精锐的骑兵部署在武宁,无疑是支持了王允成的意见。

看着众人疑惑的神情,郑勋睿再次开口了。

“我虽然不能够完全肯定流寇朝着忠州方向撤退,但我有直觉,流寇一定会朝着忠州方向撤离,诸位要知道,流寇熟悉夔州地形,就算是撤离,也不是逃离,他们必定要考虑到下一步朝着什么方向而去,朝着西面走,没有出路,在郑家军的追击下,他们只能够进入到乌斯藏都司,那里恶劣的环境是流寇无法承受的,他们必然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

郑勋睿的手已经指向了地图。

“流寇下一步发展的方向,应该是贵州或者云南,他们绝不会进入到陕西,也不会再次进入湖广,他们很清楚,一旦进入到陕西或者湖广,他们将遭遇到四面楚歌的局面,一旦被包围了,那就没有任何的活路他所得的股权也不一样了。”

“诸位的理解不错,秦夫人和白杆兵驻扎在石柱和忠州,可白杆兵抽调了一部分的兵力,驻扎在大竹一带,他们的防御力量不是很强,张献忠和李自成可不是普通人,为了下一步的生存,他们一定会冒险,朝着忠州的方向撤离。”

“一旦他们突破了白杆兵的防御阵地,就可以进入播州宣慰司,那里的兵力是很弱的,流寇可以凭借着自身的强悍,轻易进入云南或者贵州。”

“所以说,不管李自成和张献忠是不是发生火拼,他们的目标肯定是云南或者贵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