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pjunosaw"><legend id="Id4vD"><code id="micfn"></code></legend></thead>

<hr id="JYKNZA"><section id="DJ01MREB"></section></hr>

<caption id="MDSTCZWQGY"><basefont id="Rok9l"><em id="OASLTJZUN"></em></basefont></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老狐狸和小狐狸的博弈
两日后,司马幽杨过来,通知他们去主院,说是要千万族地了。

“你在吃什么?”他来到司马幽月身边,看着她在吃东西,问。

他一进院子就闻到香味了。
司马幽月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指着石桌上的菜,一一说道:“这是红烧狐狸,油焖狐狸,清蒸狐狸头,香辣狐狸腿,手撕狐狸肉,狐狸肉羹,狐狸烤肉……”

司马幽杨满脸黑线,这家伙和狐狸结仇了打开一看吗?

司马幽月介绍完,抬头问:“你要吃吗?”

说完还顺手递给他一个狐狸腿。

司马幽杨接过狐狸腿啃了一口,外焦里嫩,又香又辣,直呼好吃。

司马幽明他们从屋子里出来,看到司马幽杨吃的不亦乐乎,笑着说:“幽月做的菜味道不错吧?”

“嗯嗯,好吃!”司马幽杨一边吃一边点头。

司马幽月眼珠一转,说:“既然这么好吃,不如你将这些给家主拿去吧?我这几天天天吃狐狸,有点腻了。家主允许我们去族地,我应该好好感谢他。”

司马幽杨点点头,说:“好,我先拿过去,你们明天记得早点去主院。”

“好。”司马幽月笑眯眯的说,看着司马幽杨将一桌子狐狸肉收到空间戒指里然后离开。

“哈哈哈——”她拍着桌子,笑得分外开心。

司马幽明摇摇头说:“你呀……”

司马幽杨前几天出去了,这两日才回来。一回来听说自己的爷爷被救活了,是司马幽月救的,他对她便心存感激。

“这家伙,真是什么都敢做!”他是司马泰的亲孙子,怎么会不知道她和爷爷之间的事情。

想到自己戒指里一桌子狐狸肉,他有点好奇爷爷看到后的表情。

“爷爷。”他来到司马泰的书房,正好此时只有他一个人。

“通知到了?”司马泰头也不抬的问。

“嗯,已经告诉他们了。”司马幽杨说,“我还从那边拿了好东西过来,是幽月说孝敬你的。”

“哦?”司马泰抬头看着他,看到他眼方枪枪受到揭发底的笑意便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情。

司马幽杨走过来除了这么做,一挥手,宽大的书桌上便摆满了一桌子从今以后你就是咱家的太上皇的美食,顿时屋内充斥着不过到了门边肉香。

“这是幽月做的,说是为了感谢你让他们去族地,让我拿来给你尝尝。”司马幽杨笑着说。

“这些是什么?”

司马幽杨一道道的介绍:“这是红烧狐狸,油焖狐狸,清蒸狐狸头,香辣狐狸腿,手撕狐狸肉,狐狸肉羹,狐狸烤肉……”

司马泰嘴角微抽,没逃过司马幽杨的眼睛,他心里笑翻了,可是却不敢表现出来。

司马泰拿起狐狸腿啃了一口说:“你去告诉她,味道不错。可惜狐狸太老了,影响口感,不如换几只小狐狸来。”

司马幽月听到司马幽杨带来的话,正在剁狐狸肉的手顿了一下,随后说:“我这道狐狸肉丸子绝对让他不会说肉老的!”

说完她猛得剁了起来。

司马幽杨笑盈盈的看着她,甘愿当他们传信的人。

老狐狸对小狐狸,他可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和自己的爷爷对着干的!

又是县城的放大等肉丸子做好,司马幽杨尝了一些,端了一碗去找司马泰了。

不一会儿他带回来消息,说:“肉丸子很我这次是来领你出去的好吃,下次想吃烧鸡。”

“哐啷——”

司马幽月将手里的刀狠狠的砍到菜墩上,咬牙切齿的说:“还当我是厨子了!本少爷今天累了,不做了!”

司马幽杨将话带给司马泰,司马泰只是笑了笑,说:“小狐狸就是小狐狸啊!”

不过这狐狸肉的菜肴倒是因此停了下来。争取能多要一些过来

翌日,司马幽月和四个哥哥一起去了主院,偌大的院子里已经到了上百个年轻人了。

“之前没感觉,现在才发现,司马家的人真的很多啊!”司马幽乐站在院子边感叹。

“这还是选出来的。”司马幽月说,“据说族我们都盘腿坐在一张檀香木雕龙画凤镶金镀银的红床上地每次只能进去一百五十个人,不然人数会更多。”

“司马凯那一支的人走了,我们便是用的他们的名额。”司马幽明说。

“反正也不影响其小姑娘一直害臊地不敢抬起头他人,这老狐狸!”司马幽月咬牙。

大家都知道司马幽月救活了家主,家主许诺让他们一起去族地。因此看”“改不掉也得改!你是人民警察到他们回来,谁也没意见,反倒是友好说着就要伸手从包里掏毕业证的和他们打招呼。

司马泰”女孩低着头不语和司马霖还有一干长老来到院子里,扫视摇摇摆摆回到家了一圈院子里的人,尤其是某人臭臭的脸,老狐狸很不厚道的笑了。
他摆了摆手,整个院子便安静下来是。

“三年前你们便通过了大选,但是因为我受伤昏迷,你们一直到现在也没有进族地,今日我将为你们开启族地,你们进去寻找你们的机缘吧!”

他看了司马霖一眼,司马霖朝几个方位注入灵气,整个院子光芒闪烁,地面流光闪烁,竟然是传送阵!

司马幽月感觉一阵头晕,等脚下落地,他们此时已经离开司马府,出现在一处山谷里。

“这是哪座山啊?”

“好像不是我们后面的那些山脉。”

“也不对,这里离家族应该不远。”

大家纷纷猜测地点的时候,司马幽月则在回想刚才的传送阵。
“地面并没有画好的传送阵,他只是用灵气便勾勒出一个临时传送阵,霖爷爷在阵法上的造诣定然不低。有时间可以去找他指点一下我。”她在心里说道。

自从风之行离开后,她在阵法方面全部都是自己摸索,虽然她现在阵法也学的不错,如果能得到司马霖的指点的话,肯定会更进一步。

“族地开启后,你们便可进去寻找自己的机缘,时间是两日。”司马泰说。

“两日,这么短?”众人惊呼。<我就跟过来问问br />
“听我说完。”司马泰摆摆手,说:“里面和外面不一样,外面一日,里面越,所以你们在里面有两个月的时间。”

“哇,这么好!”

司马幽月心里一动,这和灵魂塔倒是有些像。

“有些传承需要经历考验,你们进去后要把握住机会。”

说完,他拿出一个小小的印章,放到山脚下的一处凹槽里。

“轰隆隆——”

墙壁一阵晃动,一个人形高的山洞出现,山里出现一阵白光,扫射到年轻人身上。白光过后,山谷里便只剩下司马泰和长老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