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pjunosaw"><legend id="Id4vD"><code id="micfn"></code></legend></thead>

<hr id="JYKNZA"><section id="DJ01MREB"></section></hr>

<caption id="MDSTCZWQGY"><basefont id="Rok9l"><em id="OASLTJZUN"></em></basefont></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她准备的拜师礼
“幽月?”北宫棠也没想到司马幽月会这样说,吓了一跳。

司马幽月拍拍她的肩膀,说:“师傅,北宫炼丹的天赋也是极好的,收了当徒弟却对不吃亏。”

“那也不行。”魔老头摇头。

“师傅,她可是个好苗子啊,你想错过吗?”司马幽月继续游说。

“师弟,师傅活了一辈子才我们两个徒弟,就是怕麻烦,你让他再收一个徒弟,基本是不可能的。”巫凌宇对魔老头相当了解,如果不是他需要一个徒弟来当接班人的话,他或许连司马幽月都不会收。

司马幽月有些失落,她是真想将北宫棠推荐到神魔谷,这样等他们去上面后,北宫棠回家救母亲和弟弟也能更有底气。

“老头子,这儿的经济条件一直很差你不收她当突徒弟,但是可以将她招进谷里。”巫凌宇不想看到司马幽月失落,继续说。

“真的?”司马幽月一听,两眼放光,整个人看起来都有精见是牛玉神不少。“师傅,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要简称t1、t2、t3先看看她天赋如何,神魔谷也不是谁都能进的。”魔老头说。

“好啊好啊!”司马幽月笑眯眯的说,“北宫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那你就炼制一下你现在能炼制的最高品级丹药吧。”魔老头对北宫棠说。

北宫棠愣了一下,随即激动的站了起来,说:“好。”

她拿出丹炉和药材,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开始炼制丹药。

魔老头发现北宫棠炼丹的手法和司马幽月是一样,问:“她的炼丹和你师出一门?”

“肯定啦,她和欧阳一开始炼丹都是我教的。”司马幽月说,“怎么样,北宫不错吧。”

“嗯,确实比谷里那些小子好不少。”魔老头难得赞许一个人,这么说已经很难得。

司马幽月高兴不已,他这么说,北宫棠进神魔谷就没问题了!

“师傅啊,我听说咱怎么突然间就落伍了们神魔谷什么职业都有,你要不将他们也收进去呗。”司马幽月指了指魏子淇和曲胖子。

魏子淇和曲胖子看着司马幽月也愣了愣,她想将他们一起带进神魔谷吗?

白日里他们已经知道神魔谷在上面的大陆上的地位,如果能进去,那是再好不过了。

魔老头回头瞪着司马幽月,这小子要求可真多。

司马幽月赶紧谄媚的笑笑,说他把你连你儿子都扔了:“师傅,我和他们一起长大,从十五饶饶我的女儿吧岁多就一直一起生活,既然神魔谷这么厉害,自然就想让他们进去嘛。师傅你就帮帮我呗。”

魔老头倒是没想到她这么坦白,问:“他们都有什么技能?”

“子淇现在已经能驯化神兽,胖子能炼制圣器,欧阳炼丹和北宫棠不相上下。幽麟是阵法师。”司马幽月回答,“怎么样,师傅,能让他们也进去只是劝病家试试看吗?”

站在自己帐篷前关注这里的司马幽麟听到她点到自己的名字,目光有些波动,随即低下头,掩饰自己的情绪。

“你小子认识的人倒还全面。”小老头说,“我可以给他们提供一次机会,能不能进入神魔谷就看他们的实力。”

“只是一次机会啊!”司马幽月不满足,说:“不能直接让他们进去吗?”

“你小子,那几个就算我让他们进去了,没有分谷愿意接纳他们,进去也没用。”魔老头说。<文竹这个活赌便成了死赌br />
“师弟,你别担心,有师傅的提议,只要他们的天赋能过得去,就没什么问题。”巫凌宇说,“那些师叔伯对于这种一般要求要低一些。”

“那好吧,有机会总比没机会的好!”司马幽月也不再勉强魔老头,说,“不过这欧阳和北宫一样是炼丹师,这个师傅能做主的吧?”

“他如果像你说的那样,也没问题,不过等我看过再说。他是哪一个?”魔老头问。

“他是南越国,现在还没来。等盛会的时候他会来,到时候让师傅考核他。”司马幽月说。

说完,她将目光投向巫凌宇,算是感激他刚才为自己说话。

魔老头拿出四块令牌,扔给司马幽月,说:“给他们吧,到时候去上面了,拿着这个去神魔谷,自然会有人为他们进行考核。”

司马幽月喜滋滋的将令牌扔给魏子淇和曲胖子,然后跑到司马幽麟面前,将令牌递给他。

“给。”
也许世间的事就是这样
司马幽麟看着司马幽月脸上的笑容,接过令牌,说:“谢谢你,幽月。”

“说什么客气不客气的。”司马幽月笑着说,“咱们可是一家人。”
说完她回了魔老头身边,和他说笑着看北宫棠炼丹。

北宫棠一直到深夜才将丹药炼制成功,她将炼制好的丹药放到魔老头面前,魔老头看了一眼便拿出一个令牌二赖头供销社里没人给她,说:“这是弟子的身份牌,等你去了上面,到神魔谷了再看拜入谁的门下。”

“谢谢魔爷爷。”北宫棠笑着将令牌收了起来,心里激动不已,朝司马幽月感激一笑。

她居然真的成为神魔谷弟子了,这在以前的生活是从来不敢想象的事情。
“师傅,我怎么没有令牌?”司马幽月问。

“我就一个弟子令牌,给他了,你的还没来得急做。等回去再让人给你做一个。”魔老头说。

巫凌宇拿出一个令牌,扔给她,说:“先把我的这个给你吧。”

“那你用什么啊?”司马幽月接住令牌问。<李非语有点暗暗好笑br 你就叫我小宝吧/>
“师兄我的脸就是令牌。”巫凌宇自恋的说。

司马幽月想想也对,他经常出入神魔谷,大家都认识他了。于是她心安理得的将令牌收下了。

“这就是你给我准备的拜师礼?”魔老头说。

“哪儿能啊!”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司马幽月拿出一个玉瓶,递到魔老头的面前。

“你送我丹药?”魔老都傻到家了头挑眉。

给炼丹师送丹药,这可不是一般的有胆量。

“师傅你先看看。”司马幽月笑嘻嘻的说。
消化道闭锁的问题应该看得很清楚的
魔老头看到她自信满满的样子,拿过玉瓶,打开闻了闻,双眼一亮,随即有些迫不及待的将丹药倒了出来。

“复神丹!”纵然是他此刻也惊讶不已,没想到司马幽月居然会送他这样一枚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