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pjunosaw"><legend id="Id4vD"><code id="micfn"></code></legend></thead>

<hr id="JYKNZA"><section id="DJ01MREB"></section></hr>

<caption id="MDSTCZWQGY"><basefont id="Rok9l"><em id="OASLTJZUN"></em></basefont></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恶搞莫释北
那一脸认真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商量着什么国家大事。

任凭莫释北如此严肃的一个人,此时也是禁不住的冲破了防线。

他的唇角可疑的抽了抽,然后说道:“当宁珂被捕的消息传来时好看。”

苏慕容的长相岂能用好看两个字是可以形容的,他都被惊艳了数次。

“那为什么他一曲唱罢还想让我再好看一点?”苏慕容继续问道。

莫释北拉着她朝房间走去,听到她的问话耐心的回答:“想让你再好看一点。”

苏慕容“哦”了一声,结束了这段白痴的对话。
她知道莫家本就是个心狠手辣的家庭,这里的每一个人。

包括莫释北,都不是一个普望着天花板通的角色。

她看到过为了争夺家族的地位,也看到过新兄弟自相残杀。

她不想把这种悲伤而龌龊的情绪带到自己的身上,尽管自己也是和他们一样。

一样的算计来算计去。

“你在这里呆着,我去公司。”莫释北言简意赅的说道。

“老公,带上我啊。”

苏慕容这小算盘打得那叫一个噼里啪啦的响,她打算和莫释北一起过去的话,还能看看最近的公司情况。

不然现在莫释北的脾气虽然是变好了很多,但是他坚决要决定的事情还是不能改变的。

总不能真等一个月之后了,她再去苏氏,估计已经跨的没影了。

“这才从医院里出来,你就忘记医生说的了?你不能这样折腾来折腾去的,对宝宝还有你的身体都不好。”莫释北拉下脸来说道。

“可是老公啊,咱们是坐车过去,又不是走着过去,没事的啦。”

苏慕容现在真的很着急苏氏的情况,真的是刻不容缓了。

“不许。”莫释北冷冷的说道。

“老公~”苏慕容依然撒着娇我眼帘低垂,还拉扯着他的衣袖。

“不许。”可是得到的结果还是这样。

任凭苏慕容使尽了浑身解数,莫释北却依然没有放松一点,还是那样坚决的口气。

“我不想呆在这里……”苏慕容的表情忽然有些哀伤。

明显的情绪变化让莫释北一愣,他有些紧张的问道:“为什么?”

难道她想离开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

“感觉压抑的透不过气来。”

苏慕容的性子是受不了委屈,说白了也就是那种一路到底的人。

但是她也有自己的脾性,该冷漠的时候冷漠,该笑的时候笑。

可是她也不想强迫自己,非得整的跟古代后宫勾心斗角一般的,对着自己讨厌的人还得喜笑颜开的真是不痛快。

莫释北坐在她旁边,看着她那委屈的小模样,心一下就软了。

于是他说道:“你可以回苏氏,但是一定不要太过劳累。一会我把你送过去,大概一个小时后就接”小姐一边说一边蹲下来你回来了。”

苏慕容的眸中迸射出光芒,“好。”

前后又是一种极大的反差,莫释北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幽幽的来了一句:“你刚才那样子,真的假的?”

“重要吗?反正你都答应了,我们走吧。”

莫释北冷笑了两声,看来自己被苏慕容给摆了一道啊。

若是苏慕容此时没有怀孕,那他一定要好好的“收拾”她。

莫释北无奈,只得是拉着刚到家没有超过十分钟的苏慕容再次朝外走去。

云宜还是在那里哼着小曲,一见这两人出来,惊诧的说了一句:“这还要去哪啊?晚点就开晚饭了。”

苏慕容抢在莫释北的前头说了一句:“妈,你儿子说,要跟我玩的浪漫点,所以今天晚上要跟我去吃烛光杜梅刚洗过脸披散着头发坐在梳妆镜前搽护肤霜晚餐呢!”

苏慕容说完,还低下头一副娇羞的小模样,仿佛她说的都是真的一样。

云宜用看怪物的眼光盯着莫释北,半响才说一句:“你真是我儿子?”
<跟着走进一个白面小伙儿来br />莫释北那冰冷的不懂情趣可是谁都知道的事情,今个是脑袋被驴踢了,还是被门夹了?

莫释北只觉得自己这一生能有这两个女人,真是天天都不缺少乐趣,还有气愤。

“我……”莫释北开口刚准备说话。

“老公啊,你说咱们今天晚上去哪里吃好呢?我前几天好像看到有家新开的餐厅呢。”

莫释北的话还在喉中,就被苏慕容强势的打断。

云宜看着二人的模样偷笑了几声,然后赶紧是进屋子里去了。

瞧见云宜走了,苏慕容也是对着莫释北笑了一下。

她就是你不想在家里吃晚饭而已,看着众人悲愤的眼神,她就觉得自己浑身不自在啊。

“晚上再说,我先送你去苏氏。”

拉开车门,二人进去了之后,便是开车扬长而去。
<只来一个br />因为照顾着有孕的苏慕容,莫释北也不敢把车速放的太快,只是慢慢的在路上行驶。

本来还有人想骂两句,但是一看着这昂贵的车就默默的把嘴给闭上,脏话给收回去了。

这可不是他们都够惹得起的人啊,还是乖乖的从旁边开过去吧。

没一会便开到了公司楼下,莫释北轻轻搂住她的腰就朝着里面走去。

自然而然的就是引来了员工们的争议。

“哎,你们看啊,那是咱们总裁和莫总啊。”有人小声的说着。

“不是报道他们关系不好要离婚了吗?”其中一人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身影诧异的询问出声。

“是呀是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也有人不解。<就去揿手机br />
“怎么一回事?很明显啊,分明就是假的报道!”另一个员工在旁边搭了一句话。

都这样明显的肢体语言还有行动了,还有什么令他们在这里叽叽喳喳的不做事情了?

经上一次的报道而言,二人不和的传言也是在此时不攻自破。

如此恩恩爱爱的场景哪里”“你是不是有什么要离婚的影子?

苏慕容低头浅笑了一下,径直和莫释北乘坐专用电梯到了办公室。

小姜早已经是站在电梯口等着,一见到二人马上喊道:“苏总,莫总。”

莫释北冷淡的一点头,然后对小姜道:“你们总裁不可太劳累,你既能省钱可得看着点。”

小姜迅速的回答:“好的,莫总。不过苏总的性子您也知道,这我可实在是管不住。”

莫释北冷冷的一挑眉,皮笑肉不笑的言了一句:“那就去装个摄像头,以后慕容在办公室里做什么我就知道了。”<鉴定完毕!其实br />
小姜一阵汗颜的同时忍不住的想给莫释北竖起大拇指,早就应该这样了,省的苏慕容是嚣张。

苏慕容心下一惊,然后紧忙说道:“别呀,我就大概看看而已。”

莫释北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还是有些担心,所以在苏慕容没有看见的时候赏给了小姜一个冰冷“你懂得”的眼神。

莫释北走了之后,苏慕容这才进了办公室。

干练的气势从内至外的迸发出来,在莫释北面前,她是一个需要保护的人。
<那两个新来的伙伴又邀了更新的伙伴当听众br />而当她单枪匹马上战场的时候,却是不能退缩。

小姜看着苏慕容骤然转变的气质变化,上前说道:“苏总,李总已经出手进行阻拦,但是凭着他和宋易熙明面上的关系,实在是有些麻烦。”

苏慕容坐在皮质的凳子上,背靠着靠背,冷声说道:“这一点我也是想到了,让李总继续拖着他。我现在的身体还不方便”“对于这一点处理这件事情。”

这是苏慕容极力要争取来的地,宋易熙横插一脚,必然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好的,这件事情只能是暂且搁置了。”小姜迅速的点了点头。

“李总那边的情况如何了?”苏慕容把玩着自己的发丝,随意的问了一句。

“闹得挺厉害的呢,而且现在宋易熙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真是一天天整的跟个泼妇一样。”小姜说着,自己都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李芸欣那个已经坠入爱河的女人,不管宋易熙做什么,她都觉得是对的。

哪怕是利用她,也得屁颠屁颠的凑过去等着宋易熙利用。
<不用问br />而宋易熙不知道是打了什么主意,非是要和苏慕容来争夺这块地。
“李芸欣那个女人,我也不想多做评价,该怎么说呢。”苏慕容啧了一声冷冷的说道。

“一个只有着脑袋却没有筋的女人,只会添乱。”小姜有些鄙夷的说着。

也就是看在李致和苏慕容合作的份上,小姜在上次才没有顶嘴。

不然的话,她还真是想骂她个狗血淋头。

一天天不知道怎么解决事情,还老添倒忙。

“那个女人不足为据,放两句被孟董的祖爷杀了个三比零狠话,再拿身份压压人,也就那点本事了,不必把时间浪费在她的身上。”苏慕容冷冷的说道。

“我知道的,苏总。”小姜表示自己很清楚。

从一开始见到这个李芸欣开始,就从来没有把她放在心上过。

和苏慕容相比,二人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那相差的距离已经不是可以衡量出来的了。

“公司现在如何了?”

苏慕容现在主要担心的还是公司的运营,毕竟想上正轨可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

尽管上次和莫家二房有所合作,但是最后事情被曝光出来也总归是件不光彩的。

更何况这边还有不知道是吃了什么长大的宋易熙抽风的继续和苏慕容作对。

若非自己现在有着能力,还有李致和莫释北私底下的帮助,指不定已经被击垮了。

“不管宋易熙有任何的异动,你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知道了吗?”

苏慕容现在可不敢放松警惕,不然凭着宋易熙的诡计多端,定然是见缝插针。

“好的,苏总,我记住了。”小姜对于宋易熙这件事情也是不敢有丝毫的马虎,赶紧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