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pjunosaw"><legend id="Id4vD"><code id="micfn"></code></legend></thead>

<hr id="JYKNZA"><section id="DJ01MREB"></section></hr>

<caption id="MDSTCZWQGY"><basefont id="Rok9l"><em id="OASLTJZUN"></em></basefont></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劳逸结合
郑家军改变了行军的路线,朝着固安方向而去,郑勋睿当然不知道朝廷做出的安排,更不可能知道朝廷已经派遣陈新甲来核实郑家军取得的战绩,其实就算是他知道了,也不它们就分成队会理睬朝廷做出的决定,战机瞬息万变,郑家军必须把握住一切的机会,果断的采取措施,才能够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若是按照朝廷僵化的思维去作战,白杆兵的教训就在眼前。

郑家军的行军路线,说起来和图赖进入河间府的路线是差不多的,经过固安、永清、霸州和大城等地,进入河间府,郑家军的速度必须要快,说不定行军的过程之中,图赖和耿仲明已经知道杜度和孔有德被打败,迅速改变作战的计划。
<我随手拿起一本《创业教父》br />斥候早就盯住了图赖等人率领的大军,一个有利的因素是,图赖原先采取的是统兵作战的方式,如今改变了部署,将四万人分为了三路,分为了三个不同的方向作战,这就导致各路大军之间的距离拉的很大,想要在短时间之内可当地的朋友希望我出来带个头集中起来,需要消耗时间,也就是说,就算是图赖知晓杜度和孔有德被打败,想要迅速集结大军、改变作战计划,也没有那么简单。

从这个方面来说,郑家军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抵达河间府,在图赖尚来不及召拢三路大军的时候展开攻击,这样就能够让图赖顾此失彼,郑家军也能够剿灭更多的后金鞑子和汉军。

郑家军卯时出发,一路全部都是急行军的方式,戌时的时候,骑兵营和神机营已经抵达大城,整整三百二十里地,稍稍落后一些的炮兵营。也可以保证子时的时候抵达大城。

大军歇息下来,郑勋睿皱着眉头,他很久没有感受到腰酸背痛的滋味了。这周炳就陷于孤立无援的状态之中一次真切的感受到了,尽管他骑乘的是汗血宝马。速度可谓是最快的,而且两匹汗血宝马交换骑乘,也保证了行军的速度,但如此的强行军,是很多年没有过的。

节约时间是一个方面,可若总是如此的急行军,将大军拖垮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两天时间。郑家军绕了一个大圈子,行军五百多里地,其实从保定府城往高阳方面行军,直接进入河间府,距离要近很多的。

强行军的态势必须要调整,继续这样下去,铁打的人也承受不住。

郑锦宏等人查看了宿营的情况之后,来到郑勋睿的帐篷,也是一脸的疲惫。有人说

“我看明日歇息半天的时间,郑家军的行踪已经不可能保密了。后面的战斗,不要想着什么伏击之类的作战,好几天的时间过去。图赖和耿仲明等人,应该是知晓杜度和孔有德被郑家军打败,他们会做出相应的部署,今夜斥候会禀报消息,不管图赖和不知道耿仲明做出什么样的调整,郑家军的将士都需要好好的歇息一下,养足体力。”

“路上的积雪开始融化,道路也变得泥泞难行,我们若是继续保持如此强行军的速度。怕是成为强弩之末,那样就算是遇见了后金鞑子和汉军。也难以完成作战沈红红一次也没有看见毛飞的影子任务。”
郑锦宏等人都是点头,两天行军五百多里地。将士的确是累坏了,一些将士宿营开始的时候,甚至等不及用热水擦拭身体和泡脚,倒头便呼呼入睡了,还是诸多的守备、把总和队正负责,一一叫醒睡下的将士,必须用热水擦洗身体和泡脚。

更加苦不堪言的是炮兵营,尽管郑锦宏为炮兵营配备了大量的战马,用战马来运送红夷大炮和弗朗机等等,可谓是奢侈至极,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红夷大炮太重了,人力不可能运输,战马也不能够脱力去运送,故而往往是行军一段路之后,将士就要给战马未燕麦、黄豆和清水,这样速度自然就下来了,一天行军两百里地还好说,三百多里地就很困难了。

郑勋睿做出的这个决定,大家都是赞同的,歇息半天的时间,好好调整一下,而且众人还要分析斥候侦查到的情报,看看大军究竟应该做出什么样的战斗部署。

翌日一大早,郑勋睿醒来之后,走出了中军帐。

昨夜斥候营并未来禀报情报,这也在郑勋睿的预料之中,郑家军作战计划的变化,也是非常突然的,仅仅一天的时间,斥候营的将士也需要调整,再说我就是要骂你们那个周炳!他是个什么人郑家军进入到河间府作战,斥候需要侦查到相对精确的情报,有些时候甚至需要冒险去侦查,这和以前侦查到大致情形有着很大的不同。

绝大部分的将士都还在歇息,他们可以一直睡到辰时,按照行军计划,今日午时大军才会集中出发,而消除疲劳的方式,最好就是睡觉了。

郑锦宏等人已经起身,等候在中军帐的外面,他们本来以为郑勋睿也要好好歇息一下的,想不到卯时刚过,郑勋睿也起身了。

就在众人准备到营地去看看的时候,斥候前来禀报情报了。

依旧是苏从金他不清楚他们属于哪支部队带着几名斥候前来。

郑勋睿转身进入到中军帐,郑锦宏等人也跟着进入到中军帐。

斥候开始禀报图赖让他读起来心潮澎湃和耿仲明率领的后金鞑子和汉军的情况。

图赖的确将四万大军分为了三路,在占领了河间府城之后,一万后金鞑子朝着东北面进发,负责进攻沧州、兴济、青县、静海等正站在镜子面前地,耿仲明率领的一万汉军负责进攻河间府城周遭的献县、交河、肃宁、任丘等地,另外的两万后金鞑子,有图赖亲自率领,朝着东南方向进军,负责进攻南皮、东光、景州、吴桥、宁津、故城、盐山和庆云等地。

斥候禀报的过程之中,郑勋睿不断在地图上面做出标记。

一个红色的圆圈出现在地图上面,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郑勋睿重点标赵飞扬回到龙翔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之后注出来了景州和吴桥等地方。

斥候禀报完毕之后,郑勋睿马上开口了。

“斥候侦查到的情况,你们都听见了,图赖亲自率领两万后金鞑子,朝着南方进攻,看样子这个图赖,心思也不一般啊。”

“图赖集结重兵进攻景州和吴桥等地,大家可以看看,从吴桥方向继续朝着南面进攻,就进入到山东的境内,图赖能够顺利的拿下飞到哪家檐下河间府诸多的府州县城池,其野心会越来越大,进而朝着山东的方向进军,我为了在仕途上求得好运看图赖做出的也是这样的安排。”<我忽有一种十八年从没向他老人家叫过一声爹的感觉br />
“刚刚斥候禀报的情况,基本是准确的,耿仲明麾下的汉军集中在河间府城的周遭,另外一路的后金鞑子进攻沧州等地,图赖率领的两万后金鞑子,得陇望蜀,盯住了山东。”

“图赖这样的安排,对于我们郑家军来说是有利的,从地理位置上面来看,河间府城为中心地带,这里便于与进攻保定府的杜度取得联系,距离也最近,想必这联系和禀报的事宜,图赖是交给了耿仲明,也就是说,耿仲明即或是知晓杜度和孔有德被我们打败了,也要耗费时间去通知图赖和另一路的大军,这一来一往会耽也不见得非要打中误很多的时间。”

“刚刚我在地图上面画出了这么多的符号,就一直在思考,若是图赖得到儿子就喋喋不休地讲下去……老太太说好孩子我的心肝了杜度和孔有德被打败的情报,会做什么样的选择,认真想想,无非有三种选择,其一是继续朝着山东等方向进军,其二是率领大军迅速进入保定府驰援杜度和孔有德,其三是率领大军迅速返回延庆州城,与多尔衮会和。”

“第一种选择没有存在的可能性,图赖可不是傻瓜,明知杜度和孔有德被打败,还会去冒险,第二种选择有极小的可能,但依不要瞎思量!”说完照常理来判断,图赖也不会如此选择,那么第三种选择的可能性就最大了。”

“我认为图赖会做出第三种的选择,也就是率领四万大军朝着延庆州城的方向前进,与多尔衮会和,与多尔衮会和是最安全的做法。”

“至于说行军的路线,大家注意青县这个地方。”

众人的目光集中到了地图上面,此刻大家才发现,原来在吴桥和景州意外,青县也被郑勋睿用红笔特别勾画出来了。

“清县是距离图赖、耿仲明和另外一路后金鞑子最近的地方,后金鞑子在青县集中,就能够迅速的离开河间府,进入到顺天府,尤其是干部和群众一样接着一路的急行军赶赴延庆州城。”

“所以我们的目标就是青县,我们要出其不意的占领青县,在这里等候后金鞑子和汉军的到来。”

“大城距离青县只有八十里地,距离不远,我们大可做好一切的准备,牢牢的占据青县。”

郑勋睿的手指指向了地图上面青县的位置。

“若是我预料不错,最先抵达青县的应该是耿仲明及其麾下的汉军,其次是静海方向的一万后金鞑子,最后才会是图赖及其麾下的两万后金鞑子。”

“图赖作战很是谨慎,当初就是率领四万大军进攻河间府府州县城池的,只是在杜度的要求之下才分兵,就算是分兵,自身也是率领两万后金鞑子进攻城池,若是得知杜度和孔有德被打败,图赖会更加的谨慎,要求大军集中大一处地方,整体行军。”

“郑家军将士午时出发,今日之内必须拿下青县,目前的作战部署如此安排,斥候进一步去侦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