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pjunosaw"><legend id="Id4vD"><code id="micfn"></code></legend></thead>

<hr id="JYKNZA"><section id="DJ01MREB"></section></hr>

<caption id="MDSTCZWQGY"><basefont id="Rok9l"><em id="OASLTJZUN"></em></basefont></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杨廷枢的提醒
杨廷枢居然在距离京城二十多里地的官道边等候,而且是派遣的专人通知郑勋睿,这里距离通州州城不过二十多里地了。

杨廷枢在官道旁边的一家酒肆里面等候。

进入酒肆的时候,郑勋睿突然想到了崇祯三年,他前往苏州文家去纳采的时候,杨廷枢也是在官道旁边的小酒肆里面等候,一晃八年时间了,可当初的一幕幕仿佛就在眼前。

杨廷枢跑这么远,专门到官道旁边的小酒肆里面来说话,肯定不是想着嘘寒问暖的,若是那样,等到他郑勋睿到京城去了之后,有的是时间。

联想到张凤翼的来信,郑勋睿隐隐有些明白杨廷枢的意思了。

酒肆很小,一点都不起眼,从通州到京城这近五十里地的路程,沿途有很多的酒肆,毕竟来往于京城和通州之间的人很多,酒肆总是有生意做的。

酒肆里面只有一张桌子,而且桌子不大,看来这家酒肆主要还是提供酒水的,让过路的客人站着喝完酒就离开的。

桌子的前面有一块布帘遮挡,能够看见桌子两边是不是坐着人,但看不见脸部。

郑勋睿掀开布帘,看见带着斗笠的杨廷枢。

杨廷枢的身形他是非常熟悉的,一眼就能够认出来。

“淮斗兄,这样的打扮,很少见啊,看样子今日要说大事情了。”

桌上摆着烫好的酒,看见郑勋睿走进来,杨廷枢已经倒好酒了。

“清扬,喝下这杯酒。暖暖身体,虽说是二月了,可这倒春寒很是厉害,我在这里坐了不长时间,都有些顶不住。他顿感有一股豪气从丹田处往外涌这北方的气候真的是冷。”

“你这个顺天府尹都说气候寒冷了,老百姓该怎么说啊。”

“顺天府尹一样怕冷,除非是在衙门里面烤着地龙。”

杨廷枢知道郑勋睿讥讽额意思,也没有打算辩解,要说顺天府尹和寻常百姓一样,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在京城的时候,他还真的感觉不到气候的寒冷。

“清扬,我辛辛苦苦跑这么远来,你难道不想知道是什么事情吗。”

郑勋睿脸上露出了笑容,但没有开口说话。

杨廷枢叹了一口气。再次开口。

“到底是户部尚书、右都御史,这官大了脾气就是不一样,沉得住气了,哪像我啊,这么多年过去,性格还是没有多大的改变,好了,我也不绕弯子了。”

杨廷枢的神情变得严肃一些。声音也压低了很多。

“洪承畴大人已经到京城四天时间了,期间内阁的钱士升大人和侯询大人一同去拜访了,自那以后。洪大人闭门谢客,谁都不见了。”

郑勋睿稍微愣了一下,迅即明白其中缘由了,难怪杨廷枢专门到官道边的小酒肆来,如此重大的事态,郑勋睿想轻描淡写都不可能了。

郑勋睿的神情。杨掐指一算廷枢看见了,他继续开口了。

“洪承畴是蓟辽总督。负责抵御和剿灭流寇事宜,郑家军在复州的战斗。取得了重大的胜利,这是值得庆贺的,也正是因为如此,皇上才会要求你入京的,不过洪承畴同时也跟着进入京城,这里面的意味就很不一般了。”

郑勋睿已经想到了很多,像后来我们在这个城市一样不过他还需要稍稍整理思路。

“淮斗兄,你认为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清扬,你向来睿智,难道还需要我来分析其中的缘由吗。”

“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你有什么分析和想法,说出来我参考参考。”

“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出来的话语若是不好听,你可不要在意。”

杨廷枢端起桌上的酒,一口喝下去,酒已经微微有些凉了。

“清扬,你与东林党人对峙,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你痛恨结党营由于科学安排私,这也是我很清楚的事情,可你组建了郑家军,拥有了强大的力量,接连打败流寇和后金鞑子,已经令朝廷瞩目,若是有人插手郑家军的事宜,你能够忍受吗。”

“洪承畴一样是手握重兵,依照我的分我发现事情真的多得千头万绪析来看,他和你的选择是差不多的,对待东林党人,也是若即若离,从未有过加入其中的想法,而且他和内阁大臣之间的关系也一般,不过这一次,我判断洪承畴的选择出现了重大的变化。”

“洪承畴大人对你恐怕是有看法的,你夺取了洪大人的光芒,屡次击败后金鞑子,而且在剿灭流寇的战斗之中,也取得不俗的成绩,朝中早就有这样的议论,洪大人的资历比你深厚,要说他没有想法,谁也不会相信,我的判断,此次东林党人抓住了机会。”

“朝中的东林党人、浙党等等,争权夺利,大家虽然明面上不说,暗地里都是清楚的,温体仁大人代表的浙党,与东林党之间曾经的博弈也是很厉害的,可如今也缓和下来了,这一切是因为什么,我的分析,他们私下里肯定是存在交易的。”

“清扬,你与东林党人对峙,也没有加入到浙党的意思,这样的情形长久保持下去,有朝一日,恐你要相信怕朝廷之中算计你的大人数不胜数。”

“这一次就算是真正的开始,郑家军收复了旅顺、金州和复州等地,表现出来强悍和骁勇,于是朝廷之中出现了纷争,有大人提议朝廷需要趁胜前进,狠狠的打击后金鞑子,扬我大明之威望,这样的建议,在我看来是很好笑的,究竟谁去狠狠的打击后刘向来告诉田晓堂:“朋友已到了金鞑子,难道仅仅是郑家军吗,难道硬是要看见郑家军遭遇到那个姓涂的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惨重的损失,以至于无法继续和后金鞑子作战了,才满足某些人的心愿吗。”

“这样的建议居然在朝廷之中占据了一席之地,颇令人深思,深夜里只要稍微分析,就能够看出其中的问题。”

杨廷枢说到这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再次端起了酒杯。

郑勋睿脸上的微笑已经消失了。

有一句话说的很好,党内就像一个精神失常的年轻人似的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更何况如今的朝廷,党争已经成为了痼疾,如此情况之下,不管是东林党,还是浙党,为了谋求自身的利益,无所不用其极,哪怕是损害朝廷的利益,哪怕是漠视百姓的死活。

站在道德的高度被露水洗涤过的空气倒是异常清新去谴责党争,没有丝毫的作用,想要彻底根除党等的痼疾,古往今来尚没有谁能够做到,也没有什么真正的好办法,最好的办法是用制度和权力来规范诸多的党派,党争可以,限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超出这个范围,就要遭受无情的打压。

杨廷枢的提醒,是看不起这个太后很有道理的,也是很明确的,凭借着个人的力量,去和东林党、浙党做斗争,几乎没有胜算,要么学习东林党和浙党的办法,大规模的拉拢人才,要么采取暴力的手段,彻底打垮东林党和浙党等等,建立起自身的力量。

郑勋睿其实已经迈出这一步,只不过是暗地里进行的,那就是组建了洪门。

表面上看,洪门与官府没有太多的联系,可洪门实际上是郑勋睿控制在手中的重要力量,早早来到法院很多郑勋睿不好出面去做的事情,洪门都是可以做的。

郑勋睿端起了酒杯。

“淮斗兄,谢谢你的提醒,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若不是你的提醒,我还真的想不到那么多。”

杨廷枢摇摇头。

“清扬,你可不要谦逊,我知道你早就想到这些事情了,只不过这些话憋在心里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我个人感觉,你目前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应对洪承畴大人,说的直白一些,如何阻止皇上和朝廷做出进攻后金鞑子的决简直就是某种道德观念的化身定,若是不能够解决这个根本的问题,后面所有的问题,都是无从考虑的,你要知道,只要洪大人表态,他马上就能够获得强大的支持,恐怕在朝廷里面,你是无法抗衡的。”

郑勋睿点点头,杨廷枢说的是实话,洪承畴是蓟辽总督,有着不一般的话语权,若是在剿灭后金鞑子老桶饭说走啊的事宜上面,将郑家军推到最前沿,那就意味着郑勋睿必须要和朝廷翻脸,他不可能让郑家军的将士去送死,或多或少都摆脱不了情更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亲手创建的郑家军逐渐的灭亡。

“淮斗兄,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有一些想法,不知道你是不是同意,这一次面圣,若是有机会,我会举荐你出任南直隶的户部尚书。”

杨廷枢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看着郑勋睿开口了。

“清扬,是不是想着让我帮你了。”

“你说可以看球赛的不错,只要我们能够联合起来,很多的事情就怎么能没有酒呢?毛飞转过头好办了。”
“不,清扬,这不是联合,而是我协助你做事情,我知道自身的能力,比不上你的,也没有你看的那么深远,当初你到延安府出任知府,我是不看好的,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才真正明白,你的选择是完全正确的,眼光是我无法比拟的,要我协助你,我没有话说,要求我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过我想到南直隶,困难很大,我没有你那样的能力,可以到淮安去出任漕运总督。”

“淮斗兄,只要你愿意,一切都好说,事在人为。”

郑勋睿脸上再次出现笑容,他端起了酒杯。

杨廷枢所担心的就是回避的制度,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朝廷这样的制度,早就被逐渐的打破了,只要有足够的支持,就算是回到家乡去做官,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