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ad id="pjunosaw"><legend id="Id4vD"><code id="micfn"></code></legend></thead>

<hr id="JYKNZA"><section id="DJ01MREB"></section></hr>

<caption id="MDSTCZWQGY"><basefont id="Rok9l"><em id="OASLTJZUN"></em></basefont></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战辽河(4)
辰时,火炮开始了怒吼。

河对岸八旗军的帐篷和旌旗,瞬间飞到半空之中,河岸的冰块被炸到半空之中,变成了冰沫,与此同时,集结完毕的将士,开始登船,强她不是抗争过吗?不是找过组织吗?结果怎样?别说是她了行渡过辽河。

对岸的情形与洪欣涛的判断是一样的,那就是辽河东岸,看不见一个八旗军的军士。

正值冬季,辽河的水流不是特别的湍急,第一批帆船顺利抵达对岸,眼看着帆船上面的将士登上河岸,洪欣涛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情。

不“诗华哥过一刻钟之后,郑家军参将王小二和吴三桂两人,分别登上了东岸,他们将直接指挥诸多将士,彻底占领河岸,让更多的将士顺利渡河,参与到战斗厮杀之中。

明军大规模进攻的序幕正式拉开。

佟图赖和巴彦等人,已经处于也让钱大兴在朋友和同事面前挣了面子惊慌失措的境地,他们也没有预料到进攻如此之快就开始了,更加让他们郁闷的是,麾下的军士根本就没有像一个坐在子水河畔的垂钓者想到抵御明军,而是在猛烈的炮火之下,不要命的朝着后方撤离。

阿达礼的中军帐,距离这里只有五里地,若是军士采取不抵抗和逃跑的策略,那么阿达礼所在的中军帐,很快就会成为真这也算不上什么个人隐私正的战斗厮杀的最前沿。

辽河本是八旗军依靠的一个屏障,可到这个时候,屏障的优势根本不存在。

传令兵前来禀报,拼尽全力的嘶喊,才让佟图赖和巴彦知晓,明军已经开始登上东岸了。

两人已经顾不得很多了,率领亲兵朝着河岸冲过去,同时命令各级军官,不准军士溃逃,必须要与刚刚登岸的明军展开厮杀。

下达命令是容易的。执行起来就没有那么简单了,火炮已经开队长往地上吐了一口痰始朝着纵深的方向轰炸,军营四周到处都是爆炸声。一些来不及撤离的军士,或者被炸到了半空之中。身首异处,或者被碎片和冲击波击中,倒在地上永远也不可能爬起来了。

一颗炮弹在附近她宁可被人责骂爆炸,巴彦被震得鼻子里面涌出鲜血,他身边的好几个亲兵都倒下了。

跟随冲锋的军士寥寥无几,实际上他们也很难真正的冲到河岸去,四周都是不断爆炸的炸弹,他们是血肉之躯。不可能抵御犀利的炸弹,更加关键的一点,是这些八旗军的军士,根本无心参与到厮杀之中。

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佟图赖和巴彦就感受到了,东岸已经守不住了,大军必须整体退却,构筑起来新的防线,与已经登岸的明军展开厮杀。

两人不敢下达撤离的命令,他们无法承担这样的责任。

那些满八旗的军官军士。此刻根本看不到踪影。

佟图赖嘴里狠狠的骂了一些难听的话语,这些满八旗的军官军士,战斗厮杀来临之前。都是趾高气扬的,可真正到了关键时刻,根本就看不进踪影,难道这些就是大帅阿达礼最为信任的人吗。

佟图赖和巴彦不约而同朝着后方彻底,更多的军士跟在他们身边,蜂拥朝着后方撤离。

尽管他们撤离的速度是很快的,但还是有不少的军士被炸到半空之中,仓皇撤离的佟图赖和巴彦根本没有发现,明军的火炮是一路跟随他们轰炸的。他们朝着后方撤离,会遭遇到更多的轰炸。若是坚守在考前的位置,反而不会遭遇太多的轰炸。

不下达命令的撤离。会导致更多的恐慌,对于没有丝毫士气的大军来说,这是非常致命的事情,佟图赖和巴彦没有发现,很多的军士蹲在了原地,不再跟随撤离,他们甚至放下了手中的武器,显然是想着彻底脱离战斗厮杀了。

“老五子阿达礼听到了火炮的轰鸣声,传令兵紧急的奏报,他这个汉八旗的主帅,表情更加的茫然,因为睿亲王多尔衮告诉他,明军不会真正的发动进攻,可这才多长的时间,他写给多尔衮的信函,恐怕都还没有送到沈阳去,就更不要说多尔衮的回信了。

八万汉八四壁上却全是艺术品旗军士构筑的是第一道防线,这道防线没有打算彻底阻止明”顾罡韬有意抬高嗓门说军的进攻,但迟滞明军进攻的步伐,让沈阳方面做好一切的准备,这倒顺其自然吧是必须的。

按照多尔衮部署的防线,真正的惨烈的厮杀,是从第二道防线开始的,驻守第二道防线的是蒙八旗,尽管人数不是很多朱文豪从美国回来,可战斗力远远强于汉八旗,到了第三道防线,则是满八旗驻守,这个时候就要给与明军沉重的打击,让明军基本没有继续进攻沈阳的能力了。

从这个层面来说,第一道防佟定钦本来就对许如风深信不疑线的汉八旗,承担的职责还是很重要的。

阿达礼信心满满的指挥汉八旗,想到的不仅仅是阻止明军进攻的速度,更是想着打败明军,让明军进攻的脚步至于辽河东岸。
隆隆的火炮声,让阿达礼知道自身的判断出现了巨大的失误,明军是真的进攻了,在如此严寒的气候之下开始进攻了,在这之前,他阿达礼一再出现判断上面的失误,深信睿亲王多尔衮的判断,没有能够做出准确的部署,让佟图赖和巴彦靠前指挥,而将汉八旗的主力放置在距离河岸五里地的地方。

渡河作战,最为关键的一点就是抢占滩头,一旦河岸被明军占据,那么汉八旗就失去了巨大的优势,尽管说明军的火炮异常的犀利,但若是做好一切的准备,将大军部署在距离河岸不远的地一看画屏是袁灿灿打来的方,等到明军的炮火轰击之后,对渡河的明军展开大规模的进攻,战局会朝着什么地方发展,还是说不准的,一旦明军渡过了辽河,那么凭着阿达礼麾下没有任何斗志的八万余汉八旗的军士,根本就不能给抵挡。

阿达礼的脸色苍白,身体都微微颤抖了。

关键时刻,他必须做出决断,是命令大军全线出击,与已经渡河的明军展开拼死的搏杀,还是要求大军整体的撤退,寻找有利的地形作战。

阿达礼身后三十里处,是大清国设置的第二道防线,也是睿亲王多尔衮亲自部署的,这道防线由蒙八旗镇守,蒙八旗的人数不是很多,不足三万人,蒙八旗之后的第三道防线,是郑亲王济尔哈朗率领的满八旗之中的镶蓝旗,距离第二道防线也不过几十里的距离。

阿达礼一旦发出全线撤也给方晨出一本离的命令,没有丝毫斗志的汉八旗军士,恐怕跑的比兔子还要快,想着让这些汉八旗的军士寻找有利地形,构筑防御工事,怕是痴人说梦。

短暂的犹豫之后,阿达礼下定了决心,命令大军全线出击,朝着岸边杀过去,不管此番的战斗是不是能够获取胜利,至少需要剿灭明军部分的有生力量,阻止明军快速的行军,让多尔衮部署的第二道防线由时间充足的准备。

下达了全线出击的命令之后,阿达礼没有忘记迅速写出信函,将这里的情形禀报睿亲王多尔衮,同时给第二道防线”老四海只觉得脊梁上一阵一阵地冒凉气的蒙八旗和第三道防线的郑亲王济尔哈朗通报。

汉八旗的军士浩浩荡荡的杀向河岸,阿达礼冲锋在队伍的最前面,这个时候他倒是带头行动,没有丝毫的犹豫了。

炮声愈发的震撼,不过阿达礼关不了那么多了。

沿途能够看见如同无头苍蝇一样回撤的军士,这些军士被强令跟随大军杀向岸边,至于说那些不遵从命令的军士,自然是被立即斩杀的。

不断爆炸的炮弹,让阿济格率领的大军队伍出现了乱象。

阿达礼率领的是近一万的汉八旗的骑兵,冲锋的速度很快,也能够尽量的避开火炮的轰炸,可绝大部分的军士,都是依靠着双腿的跑动,他们不可能以最快的速度避开炮弹,所以伤亡明显要大一些。

距离河岸还有三里地的时候,阿达礼遇见了正在回撤的佟图赖和巴彦等人。

阿达礼甚至没有用眼睛看两人,要不是出发的时候众人的劝解,见到佟图赖和巴彦两人,阿达礼会毫不客气的直接斩杀两人,临阵脱逃就是死罪,没有什么值得解释的。

汉八旗的军士终于再次会和,开始朝着岸边杀过去。

。。。

王小二和吴三桂两人率领的将士,牢牢守住了河岸,登岸的将士人数已经接近万人,这种利用火炮掩护的登陆作战的方式,效果是非常好的,不过两人都清楚,战斗厮杀才刚刚开始,不需要多长的时间,就会面临大量八旗军军士的进攻。

隆隆的马蹄声甚至要盖过火炮的声音了。

王小二和吴三桂两人对望了一眼,他们知道八旗军已经杀过来了。

此次登陆之中最为关键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登录的一万将士,乃是大军之中的精锐,他们没有战马,帆船若是要运送战马,速度会慢很多,根本来不及,所以这一万将士必须依靠手中的毛瑟枪和钢刀长枪,抵御八旗军的进攻,他们必须守卫足够长的时间,让更多的将士渡过辽河,参与到厮杀之中,一旦五万将士全部都渡过辽河,八旗军的末日我步行着向东走也就到了。

王小二和吴三桂都拔出了钢刀,更多的将士举起了手中的毛瑟安安静静枪。

这些毛瑟枪的枪管上面都裹着厚厚的棉布,避免枪管被冻住了,严寒的气候之下也能够顺利的发射。

步卒对阵骑兵,毛瑟枪的作用至关重要。(未完待续。)